欢迎光临北京赛车投注,我们追求北京赛车下注,最好北京赛车投注网址最受欢迎北京赛车下注网址。服务热线:400-912-3397

看完之后贴身收着

作者:admin浏览次数:发布时间:2019-03-11 02:54
【内容提要】在宅子里转了一圈,解九爷出门站在门口,用带了羊脂玉扳指的手细细地摩挲着涂了朱漆的柱子,时光荏苒,这所宅子在吴家人搬到杭州之后便荒废了。 鎏金的狮头门环,三进三出的大院子,雕了花的木门木窗无不提醒着当年屋主人的辉煌。 自嘲的笑笑,自己难道是老

  在宅子里转了一圈,解九爷出门站在门口,用带了羊脂玉扳指的手细细地摩挲着涂了朱漆的柱子,时光荏苒,这所宅子在吴家人搬到杭州之后便荒废了。

  鎏金的狮头门环,三进三出的大院子,雕了花的木门木窗……无不提醒着当年屋主人的辉煌。

  自嘲的笑笑,自己难道是老吴家的伙计么?老九门的解九爷竟然沦落到来替人家打理宅子的地步。

  院内种植的兰草早已枯萎,了无生气,与无人打理的杂草没了区别,当年的他……最喜欢的就是兰花了。

  像他那样要求完美的人,竟然会容许这种纰漏的存在。解九爷轻笑了一下,有些疑惑地抬头,盯着眼前的柱子,纵横交错的细线,难道是……棋盘?

  解九爷苦笑着摇摇头,转过身去背靠着柱子,日子久了,柱子上描摹的朱漆扑簌扑簌地落了下来,刚好是刚才指尖触过的地方。

  望着朱漆剥落的地方露出的那句话,解九爷无声地握紧了扳指,他握得那样紧,关节都泛了白。

  索性将剩下的朱漆全部剥下,不顾自己沾了满身的粉尘。若是旁人看到,不知会如何嘲笑,长沙老九门的解九爷也有如此落魄的时候。

  果然,那行字旁边刻的俨然是一张棋盘,九条竖线,十条横线,每一条都笔直,显然是花了不少工夫。

  凿出的凹处还细心地用颜料标上了黑红两色的棋子,一笔一划都认认真真地与那句话出自一人之手,哪怕年头再久远一点,这颜色都不会消失。

  老五。解九爷无声地动了动嘴唇,唤出了那个人的名字。许久,才重新低下头去,抚摸着自己手上的玉扳指。你以为,我真的怨你毁了我的棋局么。

  站了好久,解九爷才离开,当然没有忘记锁好门,朱红大门关上的那一刻,门上鎏金的门环撞到了他手上的扳指,金玉碰撞的清脆声响过后,从不离身的扳指碎成了两半,落在了地上。

  周遭环境似乎突然安静了下来,静的让扳指落在青砖地面上的声音大的让人心惊,像洪钟一样,直震人的心扉。

  解九爷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拾起那已经断了的扳指,用手帕细细包好,揣在怀里贴身

  不为别的,只为这手帕是当年他送的,而这玉扳指……也是他送的。就凭这,就值得终生铭记。

  解九爷安详地坐在摇椅上,摇着扇子,炉子上古色古香的紫砂壶正烧着上好的西湖龙井,水在壶内嘶嘶作响,室内水气氤氲。

  九爷,茶庄又送茶叶来了,听说是今年刚掐的新茬。伙计捧着一袋茶叶进门,解九爷这才睁眼,伸手取了一点茶叶拿在手上,凑在鼻尖嗅了下。告诉茶庄的伙计,这茶我留下了,多谢他们老板。

  听着问话,解九爷笑了,那伙计却以为自己多话,惴惴不安间,自家九爷却发话了。不为别的,只为西湖离他近一些。

  伙计不懂,但也没有再多话,自从那次史上最大的盗墓活动回来,老九门已经渐渐没落,长沙的土夫子也已经重新洗牌,解九爷口中的那个他,大概是什么故人吧。

  解九爷也不多话,自顾自地从摇椅上下来,揭开壶盖,捻了一小撮茶叶放在茶壶中,顿时茶香扑鼻。

  九爷,若是收下了,就……。伙计话未说完,眼前已然多了一只茶盏。此时解九爷语气里少了几分东家的威严,反而带了亲切。这茶怎么样?

  我不懂茶,只知道,这茶是苦的。伙计一口气将茶灌下,如是说。却换来解九爷一声轻笑。是啊,新茶旧茶搀起来喝,自然如此。

  解九爷挥了挥手,示意伙计可以出去了,自己重新靠在摇椅上,重新拿起新的茶盏,抿了一口,眸子里的光亮渐渐黯淡了。老五,那时候,我们还是少年。

  谁都知道,老九门下三门的解九爷喜欢下棋,也擅下棋,从少年的时候开始,他不是老九门里功夫最高的,但绝对是最工于心计的,并且是棋下的最好的。

  他还记得,那天下雨,满树的梨花如雪瓣一样飘了下来,其他老九门未来的接班人都玩在一起,他自己却坐在过道上看着廊外的雨出神,他的眼前是他自己用石子画出来的棋盘,皱着眉望着硬纸壳做的棋子,绞尽脑汁思索这棋局。

  远远传来孩子们的嬉闹,他却像没有听到一样,入定了一般看着自己设的局——设棋局,这是他最大的乐趣。

  三寸钉,回来。一声轻轻脆脆的吆喝传来,接着就是什么东西从他眼前跑过,小解九愣是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就去拦那东西。

  将那东西抓在手里了,他才看清楚,那是一只很小的西藏獚,这种狗他听说过,可以养在袖子里的。

  等到狗的主人到了面前,小解九才发现自己精心设计的棋局已经被这狗破坏,于是死死抱着狗不肯撒手,瞪着眼前眼睛乌黑的男孩子。你赔!

  男孩好像没听见,眨眨眼睛笑了,那笑脸是小解九认为自己一辈子也不会有的灿烂和天真无邪,那孩子迎着小解九警戒的眼睛,友好地伸出手。你是解家的孩子吧?那个……我姓吴,叫吴老狗。你可以叫我老五啊!

  是是是,我赔。那孩子含笑点点头,突然紧张起来,慌乱地对小解九开口了。你小心啊,虽然三寸钉不咬人,但是你也别碰它的嘴!

  调整了一下姿势,那三寸钉却好像没有恶意,反而亲昵地蹭了蹭小解九的手背,那孩子就笑了。它喜欢你!

  解家孩子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对谁都要防着些,不能随便对人家掏心掏肺,于是小解九眼睛一瞪,凶巴巴地开口。我让你赔我的棋局,管这么多做什么!嘴上说着,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却被触动了。

  可是……。那孩子抓了抓脑袋,脸上的神情不是一般地困惑和无辜。可是,我不会下棋啊,又怎么让我赔你的棋局?

  小解九愣在当场,是啊,明明不知道他会不会下棋,却让他赔自己的局,这不是强人所难么!

  我不管,你的狗闯了祸,当然要你负责。心里想的是一回事,说出来又是另一回事了,小解九咄咄逼人,而那孩子也好脾气地让他欺负,嗫嚅着说他会想办法。

  直到天黑,那孩子还蹲在地上摆弄着棋,小解九也渐渐地心软了,拉他起来进里屋去吃饭,说这事儿就算了,只是以后记着,吴家欠他解家一件事。

  那孩子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用力地点点头,跟小解九拉了勾。别说是一件事,只要我做得到,你尽管开口,多少件都没问题。

  后来长大了,当年在一起疯玩疯闹的孩子渐渐的都当上了老九门的家主,只有逢年过节才有机会再见面。

  一次在斗里,解九爷几乎是用命护住了吴老狗,然后惨白着脸笑,说你又欠了我一次,吴老狗抱着他,鲜血沾了满身,拼命点头,说是,我又欠了你。

  出斗之后,解九爷说自己有生之年绝不下斗,而要专心做生意,吴老狗从自己贴身的兜里掏出一个手帕,里面包着一个玉扳指,一看就是上好的货色,说是斗里淘来的,自己喜欢的紧一直没出手,要送给解九爷留个念想。

  解九爷也不推辞,当即将那扳指戴在手上,说这么重的礼,解某可受不起,旧账一笔勾销。

  吴老狗笑的云淡风轻,说是一码归一码,当初三寸钉毁了他棋局的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还是要赔的。

  再后来,吴老狗要成亲了,解九爷在他成亲前夕拉着他喝酒,两个人喝的大醉,解九爷靠在一边痴痴地看着他笑。老五,你幸福么?

  老九,老九门没有幸不幸福可言。吴老狗当时是这样回答的,然后站起身来拍拍解九爷的肩,摇摇晃晃地要出门。毕竟,新郎不能宿醉不归。

  解九爷醉眼迷离地望着他,然后举起右手给他看。老五你看,你当时给我的扳指我一直带在身上。

  吴老狗只是苦笑,无奈地摇摇头去抓解九爷手上的扳指,凑到眼前仔细端详。老九,你喝醉了。

  解九爷看着月亮不说话,吴老狗又叹气,说你也要成亲了吧,这么大的人了,也该考虑考虑留后了。

  这次解九爷说话了,语速却很快,吴老狗没有听清,再问的时候就死活不肯说话了,只得作罢。

  第二天,吴老狗的婚礼,解九爷也去了,笑着祝贺他新婚愉快,按照当时的礼节用力握了握吴老狗的手,然后拍了拍他的胸膛,说跟嫂子要幸福一辈子,说完之后不顾吴老狗的挽留就走了。

  宾客都散了之后,吴老狗在他的口袋里找到了一张纸条,看完之后贴身收着,没有给别人看。

  如果那天晚上解九爷没有懦弱,如果婚礼上解九爷没有笑着道贺,而是拉住吴老狗的手说跟我走,如果……如果真的有如果,那么吴老狗或许会像当年拒绝霍家七姑娘那样拒绝这个将要和她共度余生的人。




回到顶部